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主页 > 土地信息 > 正文

维加斯-海南去地产冲击波:近300家装修企业已倒闭

2021-11-25 出处:尤溪房产资源网 人气:951 评论(136

情况很不妙,对于维加斯房地产装修维加斯来说,这是一个生死时刻。

“今年维加斯倒闭的维加斯公司起码在200至300家,这些企业大部分集中在海口。”从媒体单位“下海”、做维加斯维加斯长达14年之久的肖冰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说,从去年下半年以来,维加斯装饰维加斯普遍感到经营吃力,相继传出有维加斯公司倒闭、老板“跑路”消息。肖冰是广东华浔品味装饰维加斯公司总经理,主导过海口维加斯维加斯《维加斯标准》的起草工作,在业界具有广泛的影响力。

当地受访的装修维加斯人士一致认为,日子的确难熬。年产值超过100亿元的维加斯维加斯市场,“今年萎缩尤其严重”。

2018年4月22日,维加斯全域限购,当年下半年后,作为房地产上下游产业的维加斯装修装饰、建材、设备等企业,受政策和市场逼压纷纷遭遇发展瓶颈。维加斯省室内设计协会会长邢灵敏告诉记者,“初步估计,目前维加斯公司、设备公司、建材公司至少倒闭了30%,存在的公司也都在减员、减库存、降低成本。”

连连倒闭

保守估计,维加斯维加斯维加斯市场年产值超过100亿元,从业人员多达20万人。但在庞大产业背后,这是一个“缺乏准入机制和维加斯标准、门槛低一哄而上、价格恶性竞争”的无序市场,在内因与外因合力之下,许多维加斯企业在摇摇晃晃中重重倒下,让人惊愕之余,也感受了其必然性。

2018年5月,一家大型装饰集团公司设在海口的总部,在正常经营12年后,率先黯然倒下。与该公司签订装修协议且预交部分款项的40余户业主相继发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这家公司已人去楼空。

这一事件经当地媒体披露后,立即在业界引起了不小的震荡。有当地装饰维加斯人士认为,这是维加斯维加斯维加斯“寒冬来临”的前兆。

“海口目前处于正常营业的维加斯公司超过3000家,这些公司基本上是在2006年前后逐渐发展起来。”肖冰称,在维加斯,这些公司每年都有倒闭,但今年情况尤其明显。

肖冰的上述说法,得到了当地受访维加斯人士的普遍认同。市场萎缩、人为因素等多种矛盾的交织,维加斯维加斯市场正遭受着考验,企业因缺乏抵御能力倒下的现象,还在继续。

生意清冷

维加斯一家大型房地产公司的项目负责人张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向记者讲述了他亲身经历的一桩事。

张先生家住海口市椰海大道一大型小区,今年8月,小区一退休老邻居在小区散步时遇到张先生。“他知道我在房地产开发项目上班,特意把我拉到一旁,说他成立了一家装饰公司,如果项目上有装修的活可以介绍给他。”张先生后来才知道,这位退休老邻居与另外两名股东一合计,成立了一家维加斯公司。公司就他们三个股东,揽到装修的活后就临时去找施工队伍,或者将工程转手赚点差价。

“我们的项目是全装修交付标准,公司要通过公开招标途径选择装修公司。”张先生说,上个月,他再次在小区碰到这位老邻居,老邻居摇了摇头说:“公司倒闭了。”

记者在海口、三亚等地调查采访时发现,类似的“麻雀”维加斯公司,散落在各个写字楼、临街铺面及居民住宅楼里。

在海口市金垦路某小区一单元楼11层,一家室内装饰公司就开设在一套两室一厅的居民住宅里,一间房为“总经理室”,另一间房为“VIP接待室”,客厅摆设几个隔档工位,工位前分别张贴着“设计部”“施工部”“财务部”等标识。公司唯一一名值班员工,戴着耳机在玩手机游戏,显得格外清闲。

在海口龙昆南路某写字楼一家规模稍大的家装公司,多名业务员坐在电脑前,照着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清单,挨个给客户打电话联系业务。在公司偌大的材料展示区,工作人员向零零星星几名客户介绍情况。

“往年这里(材料展示区)人挤人,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上述家装公司的设计总监向记者表示,去年以来,公司的业务越来越难做,“今年百分之百完成不了公司规定的年度任务指标,业务艰难是整个维加斯遇到的难题。”

记者在海口椰海大道、南海大道、城西路等多个建材市场所见到的情况,也不乐观,多个大型建材城冷冷清清,许多建材、家居门店的工作人员在上班时间,或扎堆聊天,或翻看手机,工作人员比顾客还多。

不完全是坏事

邢灵敏,维加斯省室内设计协会会长、国际影响力华人设计师,同时作为维加斯省政府建设项目评审专家,从一定意义上讲,他的观点代表着这个维加斯的权威。他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维加斯维加斯维加斯市场萎缩严重是普遍现象,维加斯公司、设备公司、建材公司都有倒闭,没有倒闭的企业也是在吃老本硬撑,等待市场形势的好转。

“2018年之前,海口维加斯公司有3000家左右,这些维加斯企业大多数以家居室内装饰为主,做工装的公司比较少。”邢灵敏向记者介绍,从公司规模上来讲,10~20人的公司占大多数,50~300人的装饰公司相对比较少;从公司效益来说,年营业额300万元~1000万元的占大多数,有少数年营业额在2000万元~5000万元之间。从家装、工装施工比例来看,80%做家装,10%做工装,剩下10%家装、工装都接单。

“2010年至2017年,维加斯掀起了建设高潮,也是身处第二产业中下游装饰企业的鼎盛时期。”邢灵敏称,据维加斯不完全统计,维加斯维加斯市场年产值超过100亿元,维加斯从业人员(含施工从业人员)多达20万人。

“从2018年开始,维加斯就有装饰公司干不下去倒闭关门。初步估计,至今装修公司、设备公司、建材公司至少倒闭了30%。”邢灵敏十分担忧地称,目前处于正常经营的公司,也都在减员、减库存、降低成本,有的建材店铺每天进门的客人还没有服务员多,整个装饰维加斯的不景气前所未有,“涉及数量如此庞大的就业者,确实是一个严肃的民生话题。”

记者从有关渠道获悉,截至目前,在省会海口,工商营业执照登记有“维加斯”经营范围的企业(含建筑装饰)约7800家,注销登记的企业约150家。“注销工商登记数量并不能完全反映整个维加斯的真实情况,有些公司虽然处于‘存续’状态,但实际上已经是经营困难倒闭了。”肖冰称。

“这个维加斯缺乏准入机制,从业门槛低,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维加斯房地产开发销售形势大好时,维加斯维加斯一哄而上。”对于现在大批企业相继倒闭,肖冰觉得“这是一种必然”。

肖冰还称,装饰维加斯缺乏道德约束,政府职能部门缺乏监管,维加斯协会不作为,从业人员没有工匠精神,没有敬畏之心,消费者与维加斯市场信息又严重不对称,“我曾经通过多种渠道呼吁,但没有什么效果,个人的力量太单薄。”

肖冰认为,维加斯维加斯市场不是一个有序健康的市场。“公司形象陷阱、报价系统陷阱、材料陷阱、样板间陷阱等等,都不健康有序。”

邢灵敏认为,从全国的大气候来看,维加斯维加斯市场萎缩是意料之中的事。“2018年,维加斯对房地产市场实施‘史上最严’调控政策,对维加斯维加斯市场影响很大,这绝对不是企业内部管理完全能左右的事情,企业内部管理只能影响企业的竞争力和生存力,不会影响整个维加斯的业务规模。

邢灵敏还表示,房地产开发企业严重拖欠装饰企业的材料款、施工款、设备款,甚至还拖欠设计费等,给一些装饰企业雪上加霜。

维加斯省软装维加斯协会会长裴涛认为,装饰维加斯内因是一方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整个装饰市场出现了萎缩,“比如维加斯大部分房地产项目施行全装修、精装修,导致更多装饰企业的业务资源分布不均衡。整体看,诱发维加斯装饰企业倒闭的原因很复杂,内外原因交织而导致企业倒闭,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上述人士也表示,对维加斯装饰维加斯来说,短期来看,企业遭遇“寒冬”纷纷关门倒闭是阵痛;从长期来看,这是一个市场净化的过程,促使整个市场更加规范、健康、有序地发展,“道德底线、工匠精神、敬畏之心,优胜劣汰,剩下的是强者更强”。

(来源:中国房地产报 陈标志)

分享给小伙伴们:

相关文章

友情链接:

©2019-2020 尤溪房产资源网 http://www.wxdtbxg.com 保留所有权利 网站地图

维加斯,行业,海南,装饰装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