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帖

当前位置:宁化新闻资讯 > 今日热帖 >
提问:雨季走EBC大环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_户外
时间:2019-11-06 02:39  来源:  作者:宁化新闻
楼主去年在加德满都机场等了3天飞机,没飞成卢卡拉,改走了郎当和ACT。虽然这两条线也很美,但是回去之后还是心有不甘,念念不忘,于是今年我又来啦!!
跟之前认识的驴友小优,两个姑娘一起组成了“进可攻,退可守”,“机动灵活”,“无背夫”,“无向导”,“无进度表”的受虐二人组,我们一开始是计划逆时针走EBC4沟2垭口的,但是天气不给力啊,最后放弃了renjo pass.
因为工作安排和特价机票问题,买了9.7-10.11的往返机票,时间够够的,慢慢摆也得给他摆上去,加油!最后,我们走了240公里,在山里共计18天,实际徒步16天。
此行的每一天都不是提前确定的,都是前一天或者当天根据天气情况和体能情况定的,幸好小优是一个心大的姑娘,要不然她估计得焦虑死。
不同于大部分的EBC 游记,我们没有直飞Lukla,9月9号,我们是从加德满都坐吉普车到phaplu开始爬的,1500RS每人,11小时车程。此处省略2000字路况有多差,车有多抖,司机车技有多牛的描述。
我其实也不是全因为想省1200RMB的机票钱,你要是像我去年一样跟呆鹅一样在加德满都机场等过三天,并且看到天气预报说lukla接下来一周天气都不稳定,也会再考虑考虑吧。 事实证明,接下来的一周,只有一天早上小飞机是飞成功了的,其他时候,成功进去的,都是包直升飞机进去的。
9.10 phaplu to taksindu to jubhing 2300m-1700m,6小时,22公里。
贪方便昨晚约好了吉普车,给送进去14公里,在“陆地巡洋舰“上甩了两小时,昨晚下了一夜的雨,路越来越差,司机忽然停在了一个坡上,跟对向开过来的吉普车司机聊了两句,就跟我们说:下车吧,前面太多滑坡,只能送到这里啦。我跟小伙伴小优说完,她惊讶地说:啊??这就要开始爬了?我车还没有坐够啊。哈哈。我说:那你再跟他回去啊,哈哈。
就这样仓促地开始了我们的EBC大环线之行,刚开始的半小时,全身各种难受啊,太久没爬山了,包绝对超过14公斤了。小优一路说了不知道几句:人在囧途。毕竟是长期在城市里呆的姑娘,还不习惯泥路里徒步啊。但是这个神奇的姑娘在后面展示出了强大的包容和适应能力,让人刮目相看!
前面几天,基本跟着这个指南走啦。虽然实际用时都比上面列的多,我们的理由是,下雨啊~~
刚开始的时候,我帮她张拍照,她问我:有没有衣冠不整?我说,过两天,你就不会这么问我啦,哈哈。
taksindu,有一个很大的佛教学校,当地人会把6,7岁的小孩子送上来读书,这么荒凉的地方啊,为了信仰,真舍得。
一路淅淅沥沥断断续续的雨,上行一小时之后,就是连续下坡,道路湿滑,下得抖抖颤啊,抖抖颤。一整天,淋雨加流汗,头就没干过的。每到一个村子,网瘾少女小优就问我有没有网,她已经懒得掏手机了,生无可恋状。三点半的时候,有个尼泊尔少女,兔子一样地超过了我,一下就没了影,雨越下越大,不想走了!我们住在了少女家,她跟我说,她每天去nathala 上学,往返四个小时。阿姨们不好意思告诉她,阿姨们花了三个小时,才从nathala 颤颤巍巍地抖下来。
手机瘾少女小优戒网第一天,没有准备无网状态下打发时间的东西,手机里20-30首歌,今天播了三轮了。吃完饭,六点半的时候就躺在床上,生无可恋地说,我们关灯睡觉吧,明天还有蚂蟥在等我们。屋外可以说是暴雨,一面庆幸直接爬进来,没有在KTM 傻等进卢卡拉的飞机,一面又担心明天会有多少蚂蟥在等我们?
我看着脚踝上的十几个包,内心十分恐惧,我不会还没遭遇蚂蟥,就先着了跳蚤吧.别跟我提议说怎么没带风油精什么的,中国的药好像对尼泊尔的虫不太管用啊。
乌云盖顶
大淡季,同时走陆路进山的人本来就少,我们基本住哪,就是唯一的客人。
晚上住的石头房子,坐在餐厅看背夫来来去去,他们的不用雨衣的,就拿块塑料布把货物包好,然后在顶上支把伞,然后就可以一直,一直,走到天黑,这18天来,除了在客栈里面,在路上,我从来没见背夫吃过饭,喝过水。
拿着肌肉按摩膏问小优,有没有哪里难受,要不要揉一下?她说:我心里难受。
我说EBC 大环是你的断舍离之旅,先是方便快捷的购物体验,让你越来越快的交通体验,再是无所不在的4G网,过两天是电,过两天是洗澡热水,蔬菜水果美食通通离你而去,再也不是只要有钱,想要什么都行,等你从山里面出来,你就不是进山前的小优了。她不想理我,哈哈。
9.11 jubhing –kare 1500m-2500m 六个半小时,15公里
连续上行啊,昨天下得有多爽,今天上得就有多爽。进山之后,根本不用闹钟了,六点前绝对醒,吃完自制蛋肉松尼泊尔卷饼,雨还没停,又望着雨发呆到七点半,终于出发了。
被他们的笑声感染,在这里看这三个小朋友玩推车游戏看了半小时,这的孩子,学自行车学的就是山地越野,难怪开车都开“越野车”
今天的天气好好啊,11点的时候到了kharikhola,小伙伴看到背着一筐玉米,刚从地里回来的老爷爷,走不动路啦,到老爷爷家里,让老奶奶水煮了四小根玉米,啃得倍欢。不知道是不是品种问题,皮老厚了,我半个小时才啃了一小截,年纪大了,牙口不好啊。 期间尝试交流,各种交流无能,老爷爷笑着比划说:English,1,2,3. 意思是英语只会1,2,3,计算器都不会按啊,我们就看着给了。
秉持着有台阶就上原则,走到人家庙里,又灰溜溜地下来了。一般来说,有分岔路,走比较好的路,是没错的,此道理在遇到寺庙的时候无效,当地人在建庙上,是真舍得。
修路中,也许再过两年,吉普车就可以直接开到这里了。
一点之后就开始下雨了,变天如变脸啊。迷路,躲雨,烂路,大雨,遭遇蚂蟥。一个小时的路程,生生磨了三小时。冒雨走到四点半,看到个文艺小清新的客栈,姐不走啦,姐是出来度假的,干嘛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啊,慢就慢点吧,时间多得可以任性。
文艺小清新老板娘,做饭特别慢,饥肠辘辘等了一个半小时,吃了二十分钟,大满足!减肥是什么,我不能控制自己啊。
小伙伴忽然从耳根后侧抓下一块血块,问我这什么啊,我看到一个伤口,血止不住,大概是着了蚂蟥,想起她昨天七点半的时候说:睡了,睡了,明天蚂蟥在等我。两个人都捧腹大笑。
笑完害怕它的吸盘留在了里面,火急火燎找老板,老板一脸淡定地说lit ,no problem,it's everywhere. 老板,这一点都不安慰人好吗⊙ ⊙?然后他随意拿了点蜂蜜抹上,你没看错,是蜂蜜。血块可能是吸饱血的蚂蟥,撑爆了。这一路海拔的提升,随随便便上一千下一千什么的,算物理攻击的话,那蚂蟥跳蚤算生物攻击啊,物理攻击只减血条,生物攻击是直接KO 的啊。
坐看云起时
9.12 kare-muse 22公里6.5小时。经过两天的适应,我们摸清楚了雨季喜马拉雅山区的脾气,早上七点左右天晴,下午一点左右开始下雨。
雨季进EBC,一定一定要早起,这可能是你今天唯一能看到的view
两个不想淋雨的人,趁天气好,埋头猛走,没到11点就已经奔了16公里了。过了十二点半,真的开始下雨了,已是强弩之末的我们,又走走,躲躲,磨了2.5小时,不想走了。
认真看,有个直升机停机坪
吃饭的时候,小优的包倒了,她都没有马上过去抬起来,想起第一天说什么都不把包放地上的她,哈哈,堕落就是这么简单
碎石板路,下了雨,有点危险啊
卢卡拉向又,不走卢卡拉,直接上南池向左,我们向左,能省3小时左右的路吧。
干一杯咖啡,再( ) 嗨两小时
这一路,没有一天是在我们原先计划的地方睡的,管他呢,反正明天无论如何都能到南池了。
下午雨中遇到个西班牙小哥,跟话痨一样跟我们扯了一个多小时,他说他这一路,三天来都没有遇到可以聊天的人,只能不停地nameste ,他都快无聊死啦,他都无聊到跟牛聊天的地步了,对性格开朗的西班牙人来说,这真的很残忍。可是等我们找好住宿说要住下了,我以为,他会跟我们一起了,他又说雨小了,他想再走一段。
有的人,其实是享受一个人的旅程的吧。
体会下物价,这瓶芬达15块,小优吃了5跟芝麻蕉,12块。
房东太太早上给我们做完饭就在那念经,念完,看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就跟我们聊天,说下个月,她要去冈仁波齐转山。路线是这样的,从这里爬三天出去,一天吉普去KTM,一天dancing bus 去吉隆口岸,一天到冈仁波齐起点,两天转完,再原路返回,而且下个月是他们的旺季,老太太生意都不做了,花二十天去转山,真是虔诚了。
9.13 muse-namche 2400-3400 7.5小时。
连续四天,每天至少淋三小时雨,每天至少八小时头是湿的,只敢在镜子里自拍了。
在这个位置躲了一个小时雨,这狗狗陪了我一小时,我出发了,它还陪我走了一段,这一路,我真的很招狗啊。
昨天我们开玩笑说:过了四千就好了,不下雨,直接下雪了。今天老天爷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了我们的抱怨,连三个小时的晴天都不给了,早上八点等雨小一点出发,一直到五点杀上南池,中间至少淋了六小时中小雨,躲了两小时大雨。
就算在下雨,玛尼石也还是要洗的。
快乐就是这么简单啊
买票点,两张票,人民币300,一定一定要买哦,逃票的后果很酸爽。后面是一个200米左右的下坡,加一个3小时左右的上坡,验票点在南池村口。逃票的话,你得下两小时再上200米回来买票。
算是大门口了
人流统计
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目前”都是免费的
是什么支撑着两个强弩之末的姑娘,在下午三点决定直接上600m,杀到南池?热水澡,WiFi, 网络。老实说,爬最后那个大坡的时候,我都翻白眼,全身发抖了。淋得瑟瑟发抖的我们上来以后发现,热水澡,一个人三十,说好了免费提供热水,看我们喝得多,又过来说一升6块,冲个手机12块,冲移动电源20,房间1000RS。关键是不是只有这家店这样的,我们问了三四家都这样,他们好像已经形成市场联盟了……
这真的只是这条徒步路线的起点,赶上ACT 4800大本营的收费了,上面得疯狂成什么样啊。赶紧把卢卡拉到加德满都的回程机票买了,我怕我们没钱回加德满都啊。老板还问我,你是从下面上来还是要下去了?意思就是如果你是从上面下来,就不觉得贵了……
我带得少吗?走条线,我带了5000块,现在居然开始担心不够了……房费和餐费是昨天的两倍,老板为了怕我们洗了衣服在房间里面吹,连电吹风都不借,洗澡超过20分钟就有人在外面敲门,叫你快点,不要浪费煤气……我们还是喜欢温馨的小GH 啊,这种大旅馆,就住这一次了。过度商业化的地方,速速逃离。休整一天什么的是对那些飞进来的人来说的,对我们这些爬进来的,完全不需要啊。
求助:想要更楼,点回复的高级模式,然后选了照片,就没反应了,无法上传,怎么破?我是认真的,一脸严肃相
小优的小花伞,全程是我在用,我有雨衣,可是觉得是束缚,不想穿,像夏尔巴背夫学习,用包卡着支住。 过这个桥的时候已经三点半了,雨还在下,后面真的是体力不支,今天破例又喝了一包咖啡,但还是在一个小时之后爬坡爬得翻白眼了。
我们花了4天时间从phaplu 上到南池,如果天气好的话,应该3天能实现吧。
anyway,真正的EBC 大环才算真正开始,敬请期待
远去的烟云 发表于 2019-10-18 06:19 葱白下两位娘子军!朋友一直说EBC的,原来这么虐?
看你怎么个走法,大环是比较虐的。要是飞机往返进去,再请个背夫,然后只走大本营的那个沟,那只要处理好高反就好了9.14 namche- tengboche 3400-3800 5小时,13公里。
飞进来的人,一般会在南池休整一天,适应下海拔,可是我们这种爬进来的,肯定不需要啊。
我们电话联系,跟前面muse 客栈老太太的儿子定机票,他让我把钱送给他在南池的朋友,于是我们在这个咖啡馆待了半个多小时,这个老板挺好的,主业是楼下的咖啡馆,楼上的客厅改成了大通间,所以如果想省钱的小伙伴也可以在这住,免费充电,免费WIFI,(从这里往上,这些都不可能免费了),800RS一晚含早餐。
我出山时候吃的鸡腿就是在他家吃的,哈哈
请问图中的直升机停机坪在哪里?
早上买了气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气罐140人民币,(确实贵啊,但是全程走下来,这两个气罐帮我们省了至少1000人民币热水钱)一个打火机9块(进山以后,还没有火柴好用),老板还一副“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我们这里不讲价“的表情。定了机票,逛了南池集市,吃吃这个,买买那个,十点多才出发。
相较于前几天的难度和强度,今天前三小时的路有两米宽,没有明显上下,两个人跟逛大街一样地慢慢摆了三小时,大雾,没什么风景。
向右上EBC,向左上GOKYO ,逆时针走的我们,要向又,回来的时候就从左边这个口下来。
重装也不放弃任何购买机会的小优同学
以为就这样走下去了。结果,开始连续下了300m ,越下心越慌啊,没剩几公里了,离天波切越来越远的感觉。这条线经常这样虐你,为了过一个桥,必须下个两三百,然后再上个五六百,真是酸爽啊。
身上同时背了佛教,道教,藏传佛教,印度教的护身符,因为这块地界是交叉管理的,不知道包里的哪张护身符见效了,今天一滴雨都没有淋,还遇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客栈。虽然全程大雾弥漫,没有风景,但我们已经很知足了,好护身符,请继续发挥作用哈。
我们说很好吃的客栈就在这个庙旁边
就是这家,记得点蔬菜炒土豆哦,全EBC大环,最好吃
刚从城里面进山的人的特点就是,脏衣服都要及时洗,可是这种天气和湿度,根本不会干啊,于是小优同学每天最幸福的时刻,就是老板升炉子,她可以烤衣服的时候。
又遇西班牙男
吃完饭,找个避风的地方烧水,我们是很有户外道德的二人组,尽量不在人家木头房子的房间里烧水啊。而这一路大部分的客栈,都是木板房的。
9.15 tengboche -dingboche 3800-4400,12公里,5.5小时。 一咪咪雪山尖尖,好兆头
背了五天的太阳能板终于派上用途了,虽然阳光时有时无并且过了一点以后就消失了,我们还是很感恩。
5天了,小优终于笑了
继续招狗
看这小眼神
不知道这背上去是做什么的,看着就好重啊,想起小时候的课文《伏尔加河畔的纤夫》
今天走了三个小时之后,就过了林线了。天地只剩下低矮的灌木草地和砂石。
一点找了一个规模比较小的客栈入住,想在院子里烧点热水(这上面两升开水,六十块),结果老板说,外面风太大,来厨房烧吧。
过了桥必然搭配爬升
进了厨房,小优看到老板的菜心和野生菌,眼睛都亮了,跟老板比划说,我们出钱,自己煮个蔬菜菌子汤行吗?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发生,中国人受够了菜单上的炒面炒饭之后,就会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哈哈。老板点头同意,小优十分钟搞出一锅汤,两个人吃得大满足啊。
这一路养成的习惯就是在天气好的时候作死地走,舍不得在天气好的时候多休息两分钟,因为那可能意味着要多淋两分钟雨。结果,果然,我们喝完汤,就下大雨了。下吧下吧,希望明天给我们半天晴天,要不然我们上观景台看啥啊。
在4400海拔,抱着手机,看肥皂剧的尼泊尔夫妻,不用听得懂尼泊尔语都知道都知道女主角在控诉:你无情,你冷酷,你无理取闹,感觉好和谐啊。
一整个下午什么都没做,就写了两行字,居然觉得饿,小优适应海拔的症状,就是困,我是觉得头疼,说话喘,让我吃饱,就都好了。 我跟她说,从现在开始,说话,动作,什么都要慢慢的,不要着急。不要想着刷什么成绩,比谁快之类的,这是你自己一个人的旅程。
9.16 dingboche 往返chukhung 4400-4800 4.5小时,十公里。姨妈假,洗衣日,加适应海拔。
本来想上chukhung ri 的,但是我俩低估了4400往返5500的难度,高估了自己姨妈状态下的体能,有那么两三小时,我的下半身是绵软无力的。
“雪山上的精灵”也是要工作的,摸摸头
谨慎相信这一路看到的路牌,很久没维护过了
八点才出发,摇摇摆摆十点半才到我们预期九点半要到的chukhung,买了杯热水,12块,老板一脸自豪地说:mountain price. 问了下登岛峰多少钱,他说800美金(后面又问了些其他人,有报600美金的,要是天气好呢,真应该上去看看,这种天气,就算了吧)。
再往上爬了二十分钟,大雾就起来了,要下雨了。我们选择返回,明日再战,因为上面是个观景台,没风景,上去干嘛啊。
6天了,终于看到个像样的雪山了,小优拍了很久,很久
差不多走到这里,撤退。
下午蹲着洗了几件衣服,洗得我头疼欲裂,一个下午人都软软的,我以为我高反了,直到吃完晚饭,一下子头就不疼了,原来我只是饿了。
天人交战中的小优,左脑叫嚣着:我要吃,我要糖,我要热量,你怎么能这样对自己的身体。右脑劝着:图片和现实是两会事,食物绝对没有这么好看,而且这里做的烘焙就是齁甜,你不是说你要减肥吗?走吧,走吧。
时间多就是这么任性。有的中国人徒步经常有种挑战成绩的心态,写攻略的人说两小时走完,他就要一个半小时,可是受的罪是真实的,期待中的掌声和崇拜是不一定有的,因为他朋友圈里的人不一定明白一个半小时是个什么概念啊。
我不跟任何人比,我只走我自己的路,对每一个走过EBC大环的人而言,每一步的体验应该都是不一样的。我爬到翻白眼的坡,有的人完全没有印象,有的人觉得很美的地方,我经过的时候,可能因为大雾,啥也没看到。所以徒步不能只停留在看游记上,你得走出你自己的感受和回忆来。
店伙计下山两小时,到潘波切旁边的森林里摘得,回头晒成菌片,两片煮一碗汤,就是菜单上的“mushroom soup”啦
我们在这个客栈待得很惬意,老板很佛系,我俩各种自助,拿马克笔在门框上帮老板题了个:佛系老板客栈。 老板居然还谢谢我们,哈哈。
9.17 dingboche -lobuche .在攻略看来是很简单的一天,但是我们两个真的被拉爆了,因为走错了路。本来4小时的路,走成了,4400-5000-4400-4800-4600-4900,八小时,18公里…… 早上出门想再挑战一把chukhung ri ,结果没走两步,就起大雾了,果断放弃,回客栈打包,出发向lobuche出发,我们发誓,我们真的是按照村口的指示牌走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走上了去nngkarshang gompa 的路,一路都没有遇到人,两个姑娘就这样重装杀了两个小时,上了5000,直到遇到从上面下来的人,才知道走错了了……
这个路牌是个坑啊,你以为去萝卜切的路是向右,但其实向右一点点,就要向左了,向右也是一条很好很明显的路,就是是连续爬升,到上面的观景台,看全景的……是老外适应海拔时候拉练的线。
原路返回……
如果你看到这个石头房子,那么恭喜你,你到不了萝卜切了
含着泪,流着鼻涕,十一点半回到村子,吃点东西,一瘸一拐重新出发……
返工中……
继续返工中……
走错太多路,下坡都下了一个半小时……
跟你说这样好的一条路,不是去萝卜切的,你信吗
往左下村子,往右横切去萝卜切
无语凝噎的小优,去萝卜切的正确路,在她左下方。
忽然觉得好对不起小优啊,这个姑娘被我用雪山忽悠来了,八天了,一眼雪山全景都没看到,纯拉练了……
小优上坡特别快,今天我就是一头驴,她就是前面的那根胡萝卜,雾太大了,二十米之外男女不分,五十米之外人畜不分,我们又走错了那么多路,所以今天她一直走在我前方二十米的距离,等我走近了,她又走了。
在上下游个500米打探了30分钟,就是为了找到这个桥过河
苍天,大地啊,明天就上珠峰大本营了,你还打算雾茫茫一片吗?可怜可怜我们,赏个好脸吧,要不然我们都忘了我们是来看雪山大合照的了。
大约两点的时候爬上了一个小垭口,我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全是在昆布地区的遇难者的纪念碑林,在大雾中朦朦胧胧的,数不清楚有多少。你问他们为什么登山,也许他们会笑着告诉你,除了登山,他们找不到其他有趣的事了吧。这么多人在这里,也许晚上还能出来打个麻将,开个party啥的,都是志同道合的人,互相有个伴。
9.18 nbsp; lobuche 早上起来雨夹雪,吃完早饭,成纷纷扬扬的中雪了,果断不走了。我们这一路安排了三天休整的时间,可是劳碌惯了的中国人总觉得一整天无所事事地呆着,太浪费时间了,所以一直在走,今天终于“被迫”休息一天了。
下午写写日记,整整游记,时间过得也快,就是胃跟破了个洞一样,不停提醒我“饿”,我又不能徒步转移转移注意力,一整天,肚子都在咕噜咕噜了。这雪连续下了一天,没有一分钟停歇,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一整个下午和一对马来西亚的驴友聊天,他们说, 这已经是他们在这里的第三晚了,昨天本来天气还可以的,但是他们有点高反,决定休息一晚,今天本来都已经出发了,雪太大又退回来了,所以吃完晚饭,他们很认真地跟他们的向导说,明天就算下dao也要出发去gora shep ,他吃够这家店的dal bat 了,一天照三顿吃,连续吃三天,要吐了。(菜单其他菜的菜量对男生来说,吃三盘才会有点饱,所以男生一般都会点dal bat,因为这种尼餐套餐饭量大一点,有的店老板还会给加米饭)
门口的桌子,昨天来的时候是绿的,现在是白的……
9.19 lobuche -EBC -gora shep ,4900-5364-5160 6小时 10公里
昨天期待了一天的蓝天并没有出现,但是我们无论如何得出发了,还好虽然有点冷,雪并不是很大,俩小时刷到 gora shep 把行李放下,小优就病倒了。她本来无限嫌弃的黑巧克力,现在比高反药有效,迅速补充高热量食品,补充糖盐水。
把一个从来没有上过高原的,平时生活在0海拔地区的小伙伴直接重装拉上5000+,等于直接跳过新手区,练习区,直接进入高虐区,还是太凶残了,还好她是一个能苦中作乐的姑娘。
休息了三个小时,她还是决定要出发去EBC ,都到这里了,不上去确实不甘心啊。还好老天赏了半张脸,虽然没看到珠峰,但在大本营看到了完整的冰塔林。
我知道之不是大本营最美的时候啊,但还是会跟一起的台湾团的大哥大姐一起哇哇哇,因为相对于前几天的天气,我们真的不能要求太高啦。而且处在那样广阔的环境里,确实也觉得很震撼啊。
傍晚的时候看到了两个雪山的一点点影子,我们把这当成是天气就要转好的信号,本来kala pata 5600观景平台已经被我们彻底放弃了,现在又默默捡起来考虑,如果明天天气好,那我们果断要上去看看啊。
又遇到西班牙男,不合照都说不过去了
9.20 gora shep -kalapatha-dzongla 5100-5600-4800 8.5小时 17.5公里。 在山里就是要早起,晚起半个小时,这些都跟你没关系了
跟大家一起坐等珠峰露脸啊。
今天一天的风景抵消了过去10天的阴霾,我们不用再纠结如果什么都没看到,要不要再来一次这种“灵魂拷问“,觉得一切都值得了。
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能这样近距离地看你一样啊。
本来是不打算上kala patha 的,但是这样的蓝天白云,不上去我们觉得说不过去啊。于是今天变得有点小虐。
看得出来地上有个大“中国”吗?
gora shep 到lobuche 的两个多小时,我就像没有走过一样的,昨天来的时候大雾弥漫,只知道满眼的碎石,今天出来的时候,走一步就要回头一下,依依不舍呢。
向夏尔巴人致敬
烧个水顺便休息一下
再见EBC
横切的路口
lobuche 到dzongla的两个半小时,我们以为只是横穿两条沟的普通山路,结果成了今天的意外之喜,移步换景,全程弥漫着一种香料的味道,随着雾气的飘荡,不同的雪山时不时出现在不同的地方。本来看不到这些的时候,我是纠结要不要再来一趟的,现在看了这些遮遮掩掩的诱人一角之后,果断要在天气好的时候再来一次啊。
有没有发现指路的箭头在“打架”
到住宿点前还要爬个大破,为什么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把村子建在水边?
9.21 dzongla- chola pass -gokyo 4800-5300-47009小时 16公里。
跟着一队台湾来的大哥大姐走这一段,因为他们请了专业的向导,在他们描述里,这是EBC 大环线的“大魔王”。今天走完之后十分同意,确实是EBC 大环线中最难的一天,大魔王当之无愧。回想我这些年的徒步经历,也算得上是最虐的九个小时了。
昨晚住的这里
出发
第一个小时,没有难度,但是因为风景好,也走不快
第一台阶
开始大石头坡
小心扭脚哦
第二台阶
翻过去就是一个大雪窝
看到经幡吗?那是垭口
垭口,看大家的一脸憔悴
垭口算第三台阶吧
现在回想起来有一个小细节是说明了这条线的艰难的,我们花四个小时上到垭口,当时以为苦难终于结束了,剩下的都是下坡路,遇到对向上来的两个老外,来我们这一侧看了一眼,看到一两公里的雪石混合路,骂了句fxxk,就坐下来开始挖雪做饭。后来回想,这说明,他们那一侧上来也不容易,他们至少也花了四个小时才上来的。
另一侧的碎石坡
连续两个小时的下坡,小得腿抖
十二点半到了这个村子,30块点了盘水煮土豆,只有7小个,吃得一脸满足
从dragnag 到gokyo只有两公里的直线距离,可是游记里很多驴友都会在dragnag 住一晚,而不是直接杀到gokyo ,什么都不懂的我们决定直接杀。
到了冰川边缘,看着下面的“盛况”,我们就知道为什么了,不敢直接下,等了半个小时,等到个向导,小优一再问他:this way?向导点头,小优:only this way?向导再点头,小优哭丧着脸:I don't want to go down.
初见大沙坑
不起雾的时候还能辨别个方向
起雾以后,有点害怕了
翻过去就胜利了
60度以上大坡
我自己都看不出来,我是怎么走过来的
晚上在餐厅跟人聊天,之前遇到过的向导跟我说:我很享受chola pass 和 dragnag 到gokyo 这一路,因为路是变化的,砂石会流动,所以每一次走的路都不一样。有一次他走的那条路太松软,他一边走,一边回头看自己走过的路“融化”了。 建议走这一段的小伙伴,如果是大雾天,看不清周围的参照物的时候,一定要蹭个向导,真的会丢。
快走出这个冰川尾端的沙石坑的时候,听到西班牙男在远处叫我们,他们是比我们早一小时进坑的,现在在我们身后……
不后悔受罪杀过来,因为忽然之间,美食,湖景房,热水澡,全齐了。我们讨论的是在这里住两晚,后面三天下山从容点。还是在这里住三晚,多发会呆,然后两天杀下去卢卡拉。这一路从来都做不了计划啊,因为一切都要看老天爷赏脸不赏脸。
终于体会了一回淡季出行的好处,一个能看到gokyo 湖的湖景房,老板娘居然说不要房费,三楼餐厅全景对着湖,啥也不想干,就想坐着看着湖发呆啊。
9.22 gokyo-gokyo ri- 四湖 4800-5400-4800 5.5小时,8公里。
窗外的gokyo lake
前面两天虐爆了,这两天想好好休息休息。出发的时候想象的是轻松的山里二十天,每天一点收工,下午就是晒晒太阳,逗逗狗,结果这样的生活到现在一天都没有过上啊。我才发现我复制的驴友的行程是赶路暴虐版,不是休闲时间充裕版啊。今天终于可以晒晒太阳,放松放松了。
十点钟方向,昨天进来的路,有没有种“一半天堂,一半地狱”的感觉,这就是大自然的之美啊。
天气不行啊,要不然应该是360雪山环绕的
喜马拉雅伴手礼 chocolatepancake
上gokyo ri 的路太美了,今天打定主意逛大街的两个姑娘每五分钟就停下来各种拍照,本来两个小时的路摇了三个小时,虽然登顶的时候大雾一片,说好的四座8000+雪山一字排开的画面只能靠想象,但这并不妨碍今天成为美好的一天。中午吃了锅边和牛肉干,下午又跑出来看四湖,一个很宁静的湖,坐在她身边就让人觉得不想说话。
四湖,他们都不去5湖,说大雾起来了,什么也看不到的,我也就算了,下次再来
连续三天,每天拍照超过100张了,我还能要求很多吗?谢谢老天爷疼爱。
9.23 gokyo -gokyo ri 5公里
虽然说是休整,但觉得今天老天可能会疼我一回,让我看一眼4座8000+雪山盛景。
于是又跟着前面遇到的台湾队伍摇摇晃晃地上来了。美得地方就是这样的,就算我已经知道很受罪了,我还是愿意。台湾队伍里六位平均年龄55岁了,是大学里的学长学弟及其家属,算是一生的朋友,大家一路有说有笑,对于路上受的罪有一种年长人士特有的包容和自嘲,真让人羡慕。
路上遇到的早上三四点打着头灯抹黑上去返程的老外,都是一脸幸福的笑容,悄咪咪,一脸神秘地不发出声音地说:it's amazing。我们就知道我们错过了什么,可是我们真的没有动力在4800的海拔,凌晨三四点离开被窝啊,早上六点半起床就已经算睡懒觉了……
下午在三楼餐厅望着gokyo湖发了一下午呆,终于闲了下来,因为下雨,哪也去不了,晒太阳发呆什么的,那是真的没有的,这一路,阳光是那么稀缺,但凡有阳光,我们都舍不得在屋里待着。
我们两的食欲已经降到极限了,每天翻开菜单就想吐,但是为了有继续的体力,只能接着吃。小优已经为她出去以后要怎么腐败列了个清单了,可是好不容易瘦了两斤的我,舍不得前功尽弃啊。那些觉得这样走一趟一定会瘦的亲,醒醒,如果吃不够,你扛不住高海拔高强度徒步,每天到徒步终点的时候,你的胃就像一个黑洞,理智在这个时候只能靠边。
算起来我们已经进山半个月了,完全适应了这种八点就有人敲门说“已经很晚了,大家都休息了,安静点”,早上六点就已经算赖床,完全不用闹钟自然醒的生活。虽然物质生活挺差的,但只剩四天就要结束了,还是有点舍不得啊,不舍的是什么呢?
假装在海边。今天终于可以露一下头发了,因为昨天花40块洗了个澡,哈哈,明天又只能乖乖把帽子戴上了
9.24 gokyo -dhole 4800-4100 15公里,5.5小时。
本来以为最难的部分都已经过去,今天只要走 renjo pass ,然后慢悠悠摇下去坐飞机就好了,结果一夜大雪,小优说:在这里住三晚,每天醒来打开窗户都像看到一个新的季节。
走renjo pass ,路都看不到了,问了几个昨天说也要走了,他们都放弃了,我们也只能算了
看我的小白帽
喜马拉雅加量不加价,临走的时候附赠雪地徒步一日游。我们只能放弃renjo pass,都已经看不见路线了,就算上了垭口,没有风景,也没有意义啊。走普通路线下去也并不容易,默默把雪套和防水袜又翻出来穿上了。本来两小时的路,因为大雪覆盖,道路湿滑,走了4小时。
EBC 真是到最后了,都要给我们惊喜啊。所以,这一趟有那么多的遗憾点留下,我是妥妥的还要再来一次了……
从machherma到dhole 的两个小时的路特别像虎跳峡徒步的路,也是远处的雪山,深谷,下方奔腾的江水,还有悬崖边平缓的连续延伸,所以我跟小优说她可以不用去走虎跳峡了,这条线走完,你的胃口被养大了,很多线估计都刺激不了你了。她说:我不走这么虐的线了,我下去以后要享受生活,哈哈,我不信。
两点到了客栈,网瘾少女放下包发现有轻微的信号,在老板娘的指导下,出门找信号去了,外面大雾上来了,山风吹得呼呼的,得有多冷啊,明天就有信号了,着啥急啊。
今天最亮的一幕,是在雪地悬崖边走的时候,看到对面有个只看得见头顶的背夫背着两大箱东西颤巍巍地上行,我们赶紧让了,走近了,发现是女背夫,我们佩服,再近一点,发现女背夫左手夹着一支烟,右手扶着货物,悠闲地走着,台湾队里的大姐就开台湾队里抽烟的的大哥们的玩笑了说:你们快别抽烟了,看看人家的境界,哈哈
回首看来时的路,有一种复杂感触,走一步,少一步,且走且珍惜。
9.25 dhole-namche bazar 4100-3440 12公里 5小时。
拍完之后十分钟,大雾就掩盖了了一切,成了图二所以爬山还是要趁早啊。
头又白洗了
喜马拉雅说:亲爱的,我知道你即将离开我,送你个临别礼物,不要轻易忘记我。于是本来以为最难的部分已经结束,慢悠悠晃下去就好的我们,白捡了一条400+的上坡,明天还有两条500+的上坡在等着,EBC,姐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你。
虽然明天还有一天徒步行程要走,但是南池这种有水有电有网的地方,在我们看来已经是可以放肆的行程终点了,晚上点了意大利面和炸鸡……徒步真的不会瘦吗?徒步之后暴饮暴食的,没资格说这个话……
到了南池,有电有网,有夜生活,瞬间觉得旅途已经结束了,进入腐败模式,跟饿鬼一样点了一盘鸡腿,七个,小优说她只吃一个,于是我一个人干掉了六个炸鸡腿,阿弥陀佛,我说过我要减肥吗?我不记得了啊。原谅饿鬼出山。
这在南池村外,两条路线的汇合点,真的不舍得结束啊,跟小优说,要不我们逆向爬thame 上去renjo pass 吧,也许天气好了呢, 她说,你去,我在这等你。
图中的狗子,陪姐走了两个钟,一路回头看我有没有跟上,等到了南池,我想给它两块牛肉干,找不到了。我忽然意识到我这一路这么招狗,也许不是因为他们喜欢我,是因为我身上有肉味啊,进山的时候我背了一斤牛肉干,一斤肉松……
9.26 namche -lukla 3400-2840 25公里,6.5小时。
找邮局找了二十几分钟,人家说十点开门,十点了完全没动静,是打电话把工作人员叫过来的,真随意。
早上起来,天气非常好,就着雪山吃了早餐,在南池瞎逛,好天气是洗娃日,小一点的娃娃就是脱光了在太阳底下搓油,大一点的在路边放个脸盆洗澡,从来没发现南池有这么多孩子。到山坡上转塔转寺,求保佑明天顺利飞出去,再在邮局寄几张明信片回国,磨磨蹭蹭,出发的时候都十一点了。
往右是徒步下山的路,往左去卢卡拉
路上见到了很多国庆来走EBC 的驴友,跟去年一样,卢卡拉连续一周天气不好,很多时间紧的人只能直升飞机进来,没有机动时间,不管天气怎么样,只能硬上,这样,真的玩得不开心啊。
心里面觉得,我们这么棒,南池到卢卡拉不就六小时吗?五点前搞定。结果……轻视EBC 的人,最终都要付出代价的,我们三点的时候刷到一个2500m 的村子,心里咯噔一下,传说中的机场,不是在2800吗? 四点半了,还没到,开始下雨,真是统一啊,从雨中开始,在雨中结束,五点了,已经把所有能吃的都吃完了,还没到,EBC 我错了,不应该对你有任何一点点轻视,最后在上了个100m 的坡之后,终于到了传说中的卢卡拉机场。 这条街比我想象中的大的多,是一次没有飞成功,等飞机的游客和物资调度催生了这条街的繁荣吧。
9.27,在卢卡拉等飞机此处省略一千字,我们如何兴奋地去机场,如何延误,如何各种等不到飞机,如何看天气越来越差,下午一点,航班取消,我们如何在卢卡拉暴饮暴食的心路历程。我跟小优说:明天要是航班再取消,我们就花三天时间爬出去,因为今天是接下来这一周,天气最好的一天了。她说:不要啊……
下雨了,快把头遮一下
想找背夫的人,完全不用通过中介和代理啊,卢卡拉机场大把大把的有。
这算是居民福利吗?
9.28 LKL-KTM
5:30起床,5:45出门,5:55到柜台,6:00到安检,6:03上飞机,6:05 冲向悬崖,6:40到加德满都,连行李都是自己在接驳车后面的挂车上领的。要知道我的机票是6:50的啊,他们根本就是先到先得,如果我真等到6:50到登机口,今天可能又是白等一天,因为预报七点有雨。以后谁跟我说尼泊尔慢,我跟谁急,小飞机到卢卡拉连发动机都不停,调个头就走好吗。 大家早安,今天是我大喜/洗的日子。 鞋走烂了,功成身退。
至此,两个福建姑娘的尼囧EBC大环线徒步之旅,更新完毕。9.10-9.27,徒步16天,240公里,累计上下海拔超过25000米,你问我什么感受?喘得想死,没力气拄登山杖,双腿无力,抬起来踢到了石头上的时候,我觉得特真实地活着。
有人问我说,难得休个假,干嘛把自己虐成这样,找个海边,晒晒太阳不好吗?这个建议挺好,我打算等我六十岁的时候做,现在想做些我六十岁肯定做不到的事。
我们两,一个靠咖啡续命,我背了15包速溶咖啡,每天到了下午,没体没力气的时候,就干了,然后就像大力水手磕了菠菜一样,能嗨两小时,所以别跟我说什么喝咖啡不会胖,那是不可能的;另一个,靠网络吊魂,徒步的时候,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经常跟我说“我刚才都走睡着了“到了客栈就打听卫星WiFi多少钱,曾经花了50块,就跟她妈妈聊了一句话,那也行,到下一站继续买,只要有一眯眯网络,在山口吹半小时山风都是可以的,为了网络真是豁出去了,说的最溜的一句英语就是“WiFi,how much “。
感恩随便组的一个小伙伴,在速度,体能,脾气,三观上都这么合拍,开开心心做了十几天室友;感恩身体各零配件虽然各种叫嚣,但最终没有罢工;感恩没有遇到极恶劣天气,虽然大部分时候天气不好,但最关键的三天,赏了点面子,该看的还是看到了;感恩路上遇到的人,给我们指路,让我们蹭向导,看到我们走错了,追上来给我们带路,跟我们分享信息,陪我们吹牛打牌,这一路也许不是完美的一路,但绝对是难忘的一路。
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来尼泊尔吗?怎么可能,这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国家,once is never enough.
( 本文作者 : 13799971101 )
9.27,在卢卡拉等飞机此处省略一千字,我们如何兴奋地去机场,如何延误,如何各种等不到飞机,如何看天气越来越差,下午一点,航班取消,我们如何在卢卡拉暴饮暴食的心路历程。我跟小优说:明天要是航班再取消,我们就花三天时间爬出去,因为今天是接下来这一周,天气最好的一天了。她说:不要啊…… [attach]45378776[/attach] 下雨了,快把头遮一下 [attach]45378813[/attach]
[attach]45378815[/attach] 想找背夫的人,完全不用通过中介和代理啊,卢卡拉机场大把大把的有。 [attach]45378817[/attach] 这算是居民福利吗? 9.28 LKL-KTM 5:30起床,5:45出门,5:55到柜台,6:00到安检,6:03上飞机,6:05 冲向悬崖,6:40到加德满都,连行李都是自己在接驳车后面的挂车上领的。要知道我的机票是6:50的啊,他们根本就是先到先得,如果我真等到6:50到登机口,今天可能又是白等一天,因为预报七点有雨。以后谁跟我说尼泊尔慢,我跟谁急,小飞机到卢卡拉连发动机都不停,调个头就走好吗。 大家早安,今天是我大喜/洗的日子。[attach]45378818[/attach] 鞋走烂了,功成身退。 [attach]45378821[/attach] [attach]45378842[/attach] 至此,两个福建姑娘的尼囧EBC大环线徒步之旅,更新完毕。9.10-9.27,徒步16天,240公里,累计上下海拔超过25000米,你问我什么感受?喘得想死,没力气拄登山杖,双腿无力,抬起来踢到了石头上的时候,我觉得特真实地活着。 有人问我说,难得休个假,干嘛把自己虐成这样,找个海边,晒晒太阳不好吗?这个建议挺好,我打算等我六十岁的时候做,现在想做些我六十岁肯定做不到的事。 我们两,一个靠咖啡续命,我背了15包速溶咖啡,每天到了下午,没体没力气的时候,就干了,然后就像大力水手磕了菠菜一样,能嗨两小时,所以别跟我说什么喝咖啡不会胖,那是不可能的;另一个,靠网络吊魂,徒步的时候,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经常跟我说“我刚才都走睡着了“到了客栈就打听卫星WiFi多少钱,曾经花了50块,就跟她妈妈聊了一句话,那也行,到下一站继续买,只要有一眯眯网络,在山口吹半小时山风都是可以的,为了网络真是豁出去了,说的最溜的一句英语就是“WiFi,how much “。 感恩随便组的一个小伙伴,在速度,体能,脾气,三观上都这么合拍,开开心心做了十几天室友;感恩身体各零配件虽然各种叫嚣,但最终没有罢工;感恩没有遇到极恶劣天气,虽然大部分时候天气不好,但最关键的三天,赏了点面子,该看的还是看到了;感恩路上遇到的人,给我们指路,让我们蹭向导,看到我们走错了,追上来给我们带路,跟我们分享信息,陪我们吹牛打牌,这一路也许不是完美的一路,但绝对是难忘的一路。 这会是我最后一次来尼泊尔吗?怎么可能,这是一个这么可爱的国家,once is never enough.
文字都是在山里没有信号的时候编好的,但是照片要整理,是个体力活啊,等着看姐一点一点更新哈

发表于:2019-10-17 19:46


楼主去年在加德满都机场等了3天飞机,没飞成卢卡拉,改走了郎当和ACT。虽然这两条线也很美,但是回去之后还是心有不甘,念念不忘,于是今年我又来啦!! 跟之前认识的驴友小优,两个姑娘一起组成了“进可攻,退可守”,“机动灵活”,“无背夫”,“无向导”,“无进度表”的受虐二人组,我们一开始是计划逆时针走E......
上一篇:向死而生,自负重单板马纳斯鲁纪行_户外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