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帖

当前位置:宁化新闻资讯 > 今日热帖 >
一半天地,一半人间;身居人间,心安山野。(
时间:2019-11-07 02:39  来源:  作者:宁化新闻
这世间发生的一切好像都带着让人窒息的目的性。唯有徒步,使我觉得清澈纯粹。
长穿毕,是偶然间决定的行程,本来一直说要去七藏沟。在8264上A到晴天大哥的帖子,做好走的准备后,由于人员和天气原因,临时改道长穿毕。
中午吃过午餐从重庆出发,下午6点在郫县万达广场集合。由于到达郫县万达的时间比较充裕,便和队友夜律师逛了逛旁边的永辉,对于徒步应该带些什么食物,我一直是很迷糊的,往往是买东西的时候看着什么想吃就买,当然,我也经常为这个往往付出惨重代价。采买好食物,时间刚刚好,我们包了两个7座车,此一行10人,浩浩荡荡前往四姑娘镇。
晚上9点左右到达,入住镇上旅馆,70一人,包早餐。本来说好100一人包早晚餐,结果旅店晚上饭卖完了,以至于我们到达后饥肠辘辘的在镇上找了另一家饭店。吃的什么呢?我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汤锅,里面有蘑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下降得很快,这也是为什么我想用文字记录这次行程的原因。因为我怕多年以后,我都记不得我曾经来过。
左起:夜律师、我、背影、小C、冷雨夜、修远、自由、晴天,前排左逍遥、前右浪花
睡觉前,背影在群里发布了第二天行程的时间安排,早上9点出发进山。之所以选择连夜赶到四姑娘镇一来是可以提前适应一下高原环境,二来是第一天的行程相对轻松一些。旅店住宿还好,配有电热毯,被套也挺干净的,叫什么名字呢?我不记得了。
我这人是只要想睡觉,哪里都能睡着,而且是睡得很踏实那种,这是随遇而安还是没心没肺?
第二天早上6点过就醒了,因为说早餐在7点,简单打包行李后下楼吃了早点。早点很简单也很大众,鸡蛋、稀饭、馒头、咸菜。我吃得很饱,应该是我不挑食的原因。等我吃完早点,发现夜律师还没出现,于是急急忙忙跑上楼去叫他,是不是律师都比较守时,也比较讲究契约精神?因为第一天说好的9点出发,所以他慢慢吞吞磨磨唧唧拖拖拉拉真的把点掐得准准的,以至于同行的逍遥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全队10人,4人全程重装,6人雇了马匹。马夫兼领队在旅馆门口来接我们,小伙子姓什么来着?我忘记了。把大包交给他后,我背着自己的随身小包往四姑娘游客中心走去。路程虽然不远,但高原地方走路还是有点喘的,进山得登记办手续,交钱检查是否购买保险等等。反正一路有领队还是很顺利,也比较安心。
第一天的行程很简单,10多公里,到达木骡子营地,走的都是景区路,路迹明显,游客也比较多。慢慢悠悠,拍拍走走,背影、夜律师、我,我们三人步伐一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两应该是为了照顾我这个“老孃孃”故意放慢了脚步。天气晴,空气优,心情好。本来天气预报说会有小雨,好在,老天爷很赏脸。长坪沟的风景怎么说呢,可能由于是景区,也可能是第一天没适应高海拨,所以我像游客般走马观花的走完了第一天的行程。下午3点左右到达营地后煮了包泡面,蹭了一块夜律师的牛排,也算是吃上肉了。背影同学守着他那半天烧不开水的高压锅,他当时肯定不知道,这个锅即将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如果他知道,他此刻的面部表情定不会如此的嫌弃(后来他的这个高压锅落在了毕棚沟的景区摆渡车上)。手机一路无信号,有时飘来一点零星信号但不足以支撑我发条完整的朋友圈,我早早的钻进了账蓬。晚上9点左右,夜律师让我钻出帐篷看星空,想想帐外的温度我瑟瑟发抖,果断拒绝了。
第二天,可能是习惯了高海拔,也可能是第一天的行程不够虐,我精神百倍的吃完营餐拔营出发。秋风扫落叶,山中不知年。远处的雪山,潺潺的流水,寂静的山谷,还有那铺满红黄绿的山头。大自然给我们勾画出了一副五彩斑斓的山水画卷,他用这五彩斑斓把身边的一切都映衬得不那么真实。我说不出诸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华丽词藻,只能指着远方的雪山来一句,握草,好美!脚下结冰的藻泽地,被踩得变形的过河桥。每过一次河我都幻想着自己掉水里的情形,还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组织者冷雨夜大哥,和他家公子小C,逍遥姐,三位重装者一直领跑在队伍最前面我望不到的地方。修远大哥背着他的单反不知道有没有和他们一路,晴天大哥也走走停停的在我前面,浪花照顾着自由走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背影、夜律师还是保持着铁人三项组合一直进行着收尾的工作。阳光拂面,闲野漫步,陌生又熟悉的队友,错过又相聚的路人,和耳旁的徐徐微风。就这样,真好。
到达第二天营地,我翻出湿漉漉的帐篷晾晒,背影被冷夜雨大哥叫去吃晚餐,夜律师搭好帐篷倒头就睡,我拿着空水壶去河边打水烧水,没啥食欲,就想喝点温水。边烧水边拿出之前在郫县买的卤牛肉往嘴里塞,吃了两块发现味道不对,再吃还是觉得不对,正好背影用完膳回来,我递过牛肉让他尝尝是不是坏了,他闻了闻,一脸嫌弃说已经臭了。就这样,我吃了四块发臭的牛肉。
今天我已经没有力气洗脸刷牙了,喝了点水,吃了点奥利奥,连尿都不想撒,躺帐篷里翻看夜律师微单里面的照片,没网的日子,什么都做不了,我就好像与世隔绝般,孤独的游离在山野里。帐篷外,夜律师在倒腾他的晚餐,西红柿胡萝卜炖牛肉,这名字也没激发出我的食欲,但却想吃一个生的西红柿,让他给我留一个,不知道他乐不乐意,反正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帐篷下躺了一个西红柿。
躺在帐篷里,我听见外面下雪的声音,幻想着第二天打开帐篷漫天雪花的样子酣然入睡。
从第一天海拔的3500到第二天的3700左右,我基本没高反,晚上睡觉也都睡得很好,第二天晚上还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了什么?我忘记了,但我知道肯定是美梦。修远哥说他没有一天是睡着了的。我好奇他睡不着的时候在想什么?
凌晨两点,拔营翻垭口,我迅速的起床收拾打包,还是不及队友们迅速。在冷雨夜和他家公子小C以及晴天大哥、背影等的帮助下我打包完毕。想上厕所,但是怕他们等久了,憋着尿喝了罐红牛,红牛很冷,我贴了个暖宝宝在红牛上,想让红牛能暖一暖,可我没有成功,红牛还是那个红牛,冷得刺骨,但是续命用的,容不得我嫌弃。带着头灯,一行人向垭口出发,天上飘着雪花,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上一路拔升着。今天需要翻过4700左右的垭口进入毕棚沟景区。天太黑,雪太大,看不见目的地,也看不到路的尽头。每个人都埋着头,缓步前进。从昨晚到现在憋着一泡尿,此刻我很羡慕男孩子能站着的撒尿方式。实在憋不下去的时候我让夜律师挡在路口拦着后面上来的人,快速在前方的拗口里畅快的解决了这件大事。那一瞬间,我觉得世界太美好了。
天渐渐亮起来,雪似乎也小了些。到达垭口7点左右,没有太阳,天也阴沉沉的,风很大,我很冷,让领队帮我拍了两张照片就急匆匆往山下走。上山容易下山真的太难,到膝盖的大雪让我根本分不清是悬崖峭壁还是乱石雪坑,我小心翼翼的慢步往山下挪,有些地方干脆坐着滑,晴天大哥一直在身后提醒我注意安全不要坐着滑,很危险。我想快点下山,我很冷,鼻涕也不自觉的往外流,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特邋遢。突然,我脚一滑,人顺着就整个滑了出去,慌乱中我用登山杖支撑着两边,想以此减速,但好像没什么用,身体由于惯性持续向前,越滑越快,终于整个人在翻滚了几个圈后停了下来,这一滑,彻底让我懵圈了,想着前天四姑娘大峰坠崖的山友,我不禁打了一个颤。我有点害怕,而且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我下到山脚。在领队折返的地方,我突然呕吐不止,不知道是牛肉、番茄、红牛哪样发挥的作用还是体力透支使我产生了高反,我一直呕,但啥也没呕出来。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我咬着牙快速下撤,身后传来自由的哭声,但我已经顾不上她了,想着她有浪花照应着肯定出不了事儿。
进入毕棚沟景区,大家都无心欣赏风景,我也想快点回到成都,在几经周转的摆渡大巴上,我终于把早上喝的红牛吐了出来。是晕车?高反?臭牛肉?还是吃冷东西凉了胃?我不得而知,反正吐了,我就又活过来了。
感谢一路欢歌笑语的快乐小胖-背影
感谢一路陪伴站岗放哨的夜律师
感谢一路叮嘱我注意安全的晴天大哥
感谢修远大哥、冷雨夜、小C和队友们。
我们江湖再见。
路就在那里,山就在那里,只是,我和我们,好像一直在向前奔跑,一直在路上。
( 本文作者 : 邓邓的凳凳 )
长穿毕,是偶然间决定的行程,本来一直说要去七藏沟。在8264上A到晴天大哥的帖子,做好走的准备后,由于人员和天气原因,临时改道长穿毕。 中午吃过午餐从重庆出发,下午6点在郫县万达广场集合。由于到达郫县万达的时间比较充裕,便和队友夜律师逛了逛旁边的永辉,对于徒步应该带些什么食物,我一直是很迷糊的,往往是买东西的时候看着什么想吃就买,当然,我也经常为这个往往付出惨重代价。采买好食物,时间刚刚好,我们包了两个7座车,此一行10人,浩浩荡荡前往四姑娘镇。 晚上9点左右到达,入住镇上旅馆,70一人,包早餐。本来说好100一人包早晚餐,结果旅店晚上饭卖完了,以至于我们到达后饥肠辘辘的在镇上找了另一家饭店。吃的什么呢?我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是汤锅,里面有蘑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觉得自己的记忆力下降得很快,这也是为什么我想用文字记录这次行程的原因。因为我怕多年以后,我都记不得我曾经来过。 [attach]45451331[/attach] 左起:夜律师、我、背影、小C、冷雨夜、修远、自由、晴天,前排左逍遥、前右浪花 [attach]45451332[/attach] [attach]45451333[/attach] 睡觉前,背影在群里发布了第二天行程的时间安排,早上9点出发进山。之所以选择连夜赶到四姑娘镇一来是可以提前适应一下高原环境,二来是第一天的行程相对轻松一些。旅店住宿还好,配有电热毯,被套也挺干净的,叫什么名字呢?我不记得了。 我这人是只要想睡觉,哪里都能睡着,而且是睡得很踏实那种,这是随遇而安还是没心没肺? 第二天早上6点过就醒了,因为说早餐在7点,简单打包行李后下楼吃了早点。早点很简单也很大众,鸡蛋、稀饭、馒头、咸菜。我吃得很饱,应该是我不挑食的原因。等我吃完早点,发现夜律师还没出现,于是急急忙忙跑上楼去叫他,是不是律师都比较守时,也比较讲究契约精神?因为第一天说好的9点出发,所以他慢慢吞吞磨磨唧唧拖拖拉拉真的把点掐得准准的,以至于同行的逍遥姐等得有些不耐烦了。全队10人,4人全程重装,6人雇了马匹。马夫兼领队在旅馆门口来接我们,小伙子姓什么来着?我忘记了。把大包交给他后,我背着自己的随身小包往四姑娘游客中心走去。路程虽然不远,但高原地方走路还是有点喘的,进山得登记办手续,交钱检查是否购买保险等等。反正一路有领队还是很顺利,也比较安心。 [attach]45451335[/attach] 第一天的行程很简单,10多公里,到达木骡子营地,走的都是景区路,路迹明显,游客也比较多。慢慢悠悠,拍拍走走,背影、夜律师、我,我们三人步伐一致,走在队伍的最后面,他两应该是为了照顾我这个“老孃孃”故意放慢了脚步。天气晴,空气优,心情好。本来天气预报说会有小雨,好在,老天爷很赏脸。长坪沟的风景怎么说呢,可能由于是景区,也可能是第一天没适应高海拨,所以我像游客般走马观花的走完了第一天的行程。下午3点左右到达营地后煮了包泡面,蹭了一块夜律师的牛排,也算是吃上肉了。背影同学守着他那半天烧不开水的高压锅,他当时肯定不知道,这个锅即将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如果他知道,他此刻的面部表情定不会如此的嫌弃(后来他的这个高压锅落在了毕棚沟的景区摆渡车上)。手机一路无信号,有时飘来一点零星信号但不足以支撑我发条完整的朋友圈,我早早的钻进了账蓬。晚上9点左右,夜律师让我钻出帐篷看星空,想想帐外的温度我瑟瑟发抖,果断拒绝了。 [attach]45451337[/attach] [attach]45451338[/attach] 第二天,可能是习惯了高海拔,也可能是第一天的行程不够虐,我精神百倍的吃完营餐拔营出发。秋风扫落叶,山中不知年。远处的雪山,潺潺的流水,寂静的山谷,还有那铺满红黄绿的山头。大自然给我们勾画出了一副五彩斑斓的山水画卷,他用这五彩斑斓把身边的一切都映衬得不那么真实。我说不出诸如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华丽词藻,只能指着远方的雪山来一句,握草,好美!脚下结冰的藻泽地,被踩得变形的过河桥。每过一次河我都幻想着自己掉水里的情形,还好,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组织者冷雨夜大哥,和他家公子小C,逍遥姐,三位重装者一直领跑在队伍最前面我望不到的地方。修远大哥背着他的单反不知道有没有和他们一路,晴天大哥也走走停停的在我前面,浪花照顾着自由走在离我们不远的地方,我、背影、夜律师还是保持着铁人三项组合一直进行着收尾的工作。阳光拂面,闲野漫步,陌生又熟悉的队友,错过又相聚的路人,和耳旁的徐徐微风。就这样,真好。 [attach]45451340[/attach] [attach]45451341[/attach] [attach]45451342[/attach] [attach]45451343[/attach] 到达第二天营地,我翻出湿漉漉的帐篷晾晒,背影被冷夜雨大哥叫去吃晚餐,夜律师搭好帐篷倒头就睡,我拿着空水壶去河边打水烧水,没啥食欲,就想喝点温水。边烧水边拿出之前在郫县买的卤牛肉往嘴里塞,吃了两块发现味道不对,再吃还是觉得不对,正好背影用完膳回来,我递过牛肉让他尝尝是不是坏了,他闻了闻,一脸嫌弃说已经臭了。就这样,我吃了四块发臭的牛肉。 今天我已经没有力气洗脸刷牙了,喝了点水,吃了点奥利奥,连尿都不想撒,躺帐篷里翻看夜律师微单里面的照片,没网的日子,什么都做不了,我就好像与世隔绝般,孤独的游离在山野里。帐篷外,夜律师在倒腾他的晚餐,西红柿胡萝卜炖牛肉,这名字也没激发出我的食欲,但却想吃一个生的西红柿,让他给我留一个,不知道他乐不乐意,反正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帐篷下躺了一个西红柿。 [attach]45451345[/attach] 躺在帐篷里,我听见外面下雪的声音,幻想着第二天打开帐篷漫天雪花的样子酣然入睡。 从第一天海拔的3500到第二天的3700左右,我基本没高反,晚上睡觉也都睡得很好,第二天晚上还做了一个美梦,梦见了什么?我忘记了,但我知道肯定是美梦。修远哥说他没有一天是睡着了的。我好奇他睡不着的时候在想什么? 凌晨两点,拔营翻垭口,我迅速的起床收拾打包,还是不及队友们迅速。在冷雨夜和他家公子小C以及晴天大哥、背影等的帮助下我打包完毕。想上厕所,但是怕他们等久了,憋着尿喝了罐红牛,红牛很冷,我贴了个暖宝宝在红牛上,想让红牛能暖一暖,可我没有成功,红牛还是那个红牛,冷得刺骨,但是续命用的,容不得我嫌弃。带着头灯,一行人向垭口出发,天上飘着雪花,我们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山路上一路拔升着。今天需要翻过4700左右的垭口进入毕棚沟景区。天太黑,雪太大,看不见目的地,也看不到路的尽头。每个人都埋着头,缓步前进。从昨晚到现在憋着一泡尿,此刻我很羡慕男孩子能站着的撒尿方式。实在憋不下去的时候我让夜律师挡在路口拦着后面上来的人,快速在前方的拗口里畅快的解决了这件大事。那一瞬间,我觉得世界太美好了。 [attach]45451347[/attach] [attach]45451348[/attach] [attach]45451349[/attach] [attach]45451350[/attach] [attach]45451351[/attach] 天渐渐亮起来,雪似乎也小了些。到达垭口7点左右,没有太阳,天也阴沉沉的,风很大,我很冷,让领队帮我拍了两张照片就急匆匆往山下走。上山容易下山真的太难,到膝盖的大雪让我根本分不清是悬崖峭壁还是乱石雪坑,我小心翼翼的慢步往山下挪,有些地方干脆坐着滑,晴天大哥一直在身后提醒我注意安全不要坐着滑,很危险。我想快点下山,我很冷,鼻涕也不自觉的往外流,那一刻我真的觉得自己特邋遢。突然,我脚一滑,人顺着就整个滑了出去,慌乱中我用登山杖支撑着两边,想以此减速,但好像没什么用,身体由于惯性持续向前,越滑越快,终于整个人在翻滚了几个圈后停了下来,这一滑,彻底让我懵圈了,想着前天四姑娘大峰坠崖的山友,我不禁打了一个颤。我有点害怕,而且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我下到山脚。在领队折返的地方,我突然呕吐不止,不知道是牛肉、番茄、红牛哪样发挥的作用还是体力透支使我产生了高反,我一直呕,但啥也没呕出来。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我咬着牙快速下撤,身后传来自由的哭声,但我已经顾不上她了,想着她有浪花照应着肯定出不了事儿。 进入毕棚沟景区,大家都无心欣赏风景,我也想快点回到成都,在几经周转的摆渡大巴上,我终于把早上喝的红牛吐了出来。是晕车?高反?臭牛肉?还是吃冷东西凉了胃?我不得而知,反正吐了,我就又活过来了。 感谢一路欢歌笑语的快乐小胖-背影 感谢一路陪伴站岗放哨的夜律师 感谢一路叮嘱我注意安全的晴天大哥 感谢修远大哥、冷雨夜、小C和队友们。 我们江湖再见。 路就在那里,山就在那里,只是,我和我们,好像一直在向前奔跑,一直在路上。 [attach]45451354[/attach] [attach]45451355[/attach] [attach]45451356[/attach] [attach]45451357[/attach] [attach]45451358[/attach] [attach]45451359[/attach] [attach]45451360[/attach]
佩服一直还在坚持户外的人,走着走着,感觉走错道了,慢慢的就只知道腐败了,一群朋友找个有山有水了地方露营聊天喝茶,感觉秃废了

发表于:2019-11-5 18:04


的确,极虐后的腐败最爽!后来我又去了洛克道,现在回想起来记忆最深的居然是下山后下午去稻城泡的温泉,尤其当队友拿来毛巾和香皂的刹那,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你们还爽得嘞,还有温泉泡,是的,陌生人给的温暖往往最容易让人感动。

发表于:2019-11-5 17:55


的确,极虐后的腐败最爽!后来我又去了洛克道,现在回想起来记忆最深的居然是下山后下午去稻城泡的温泉,尤其当队友拿来毛巾和香皂的刹那,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的确,极虐后的腐败最爽!后来我又去了洛克道,现在回想起来记忆最深的居然是下山后下午去稻城泡的温泉,尤其当队友拿来毛巾和香皂的刹那,我激动得热泪盈眶!

发表于:2019-11-5 17:26

上一篇:提问:雨季走EBC大环线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_户外
下一篇:引领户外行业创新发展,戈尔革新GORE_户外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