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热帖

当前位置:宁化新闻资讯 > 今日热帖 >
访“山”不遇兴尽而归_户外
时间:2020-12-03 02:42  来源:  作者:宁化新闻
作者:徒步菜鸟丸子君   1097人关注 2020-12-1 11:38

                                                                   

周日出发登巴郎山5070主峰,上午11点到达海拔约4900处,此后山坡越发陡峭,脚下的碎石更易打滑,隔着手套也可以感受到岩石的冰冷。坐在半道上看看对面好看的雪山,还有更远处隐约可见的贡嘎山尖,吹着冷风,决定放弃登顶,准备下撤。

这是两年以来第一次户外没有达成出发时的目的。最后一段路,碎石沿着山坡呈扇形铺下来,坡度大概六七十度,没有特定的路径,只要是海拔上升,怎么走都可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所以我既没有胆子横切去复制旁边小伙伴的路迹,也不能跟前面的人跟太紧,因为有被蹬下来的落石砸到的风险。

当有选择摆在你面前时,总是需要耗费精力去比较,同时永远会本能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最佳选择。在这些不断的选择、质疑中,最终指向的是我真的要登顶吗?

坚持需要选择无数次yes,而放弃却只需要一个no。当我坐在碎石堆上,尝试着向下迈出第一步时,就注定不会再转身继续。

有了决定后心里倒也轻松,而紧接而来的新目标——如何安全下撤——也迅速盖过了其他思绪。坐在地上,用双手、屁股和双脚五点着地,慢慢挪着向下,试了试这样很安全、稳妥,唯一的缺点就是速度慢。走了一段适应坡度后,心里也踏实一些,又尝试着站起来,借力登山杖,以之字形斜切下行,缓走慢行,每一步踩稳也能走。上山时注意避开不稳碎石,确保每一步都踩实,因为担心会摔跤会滑倒会摔下去,而下山时,碎石避无可避,只能小心翼翼地尝试踩着慢慢滑,但手上保持用力,所以也不至于失控摔出去。结果意外之喜,碎石板带着人稳稳地滑行约一步的距离后就会停住,手杖轻轻借力即可,顺势而行,竟是最轻松省力的一种下坡方式。

想起丹丹第一次跟我说下坡顺着滑,那时我完全不相信,更不敢尝试。而当自己无意间做到后,回过头才想起原来钥匙早已经交到我的手中。而到底是经过整个秋天的锻炼我成长变强,足以应付七藏沟时望而生畏的碎石坡,还是被脚下不得不走的路一点点逼着去迈出步子而因为经历过所以更有勇气?

徒步和人生在这一点上有着奇妙的相似,当你正经历时,你只能关注于当下,或焦虑或背负压力或工于细节。而当你站在一个节点,去回望来路,甚至再回头去亲历一遍,才发现原来不知不觉间已经走了这么远。原来也曾勇敢,克服过沿路困难险阻;原来那些曾让自己的恐惧的看似不可能,也可以坚实地踩在脚下;原来忙着赶路,错过了头顶的斗转星移和来不及细看的沿途风景……

 

想来总是会有遗憾,似乎总有更好的体验方式,可是如杨德昌在《一 一》里借NJ之口所说“这些日子,我有个机会去过了一段年轻时候的生活,本以为我再活一次,会有什么不一样,结果还是差不多,没什么不同。只是突然觉得再活一次,好像,真的没有那个必要。”当时不明白的话,此刻想来,人生不是为了重复,而遗憾的价值在于反思后,能有一点点印记留于心底,从今天起,开始因此而有一点点过得不同。

我总是说徒步是体验,转完亚丁,重装上了玛嘉沟月亮湾,登完二峰,都让我信心爆棚。而作出放弃巴朗山主峰的那一刻,我完全意识到这是我第一个未完成。如果每一次目标达成就是收集一枚成就,那么这枚眼之可见的两三百米开外的奖章,我在心里跟它做了一个道别。

下撤那刻意识飞快闪过,我说不清自己会因为害怕而把此处、此次经历划为永久禁区,不再返回,甚至惧怕其他的类似山峰。还是会不甘心止步4900,不愿意向碎石坡认输,准备好后一定要再回到这里。

 

徒步的目的是胜利吗?是征服一个又一个的难、高、险吗?似乎本心不是如此,最初的丸子小白也从没想过能到这里。诚然,对比此次回程路上的情绪和以往,达成挑战,可以毫无疑问地相信自己,可以享受内啡肽和肾上腺素带来的快乐,而折戟则伴随着并不愉快的反思。

我当然能够以终是超越了自己,挑战了新难度而自我安慰。也明白放弃是对自己的负责,是对风险的敬畏,是长久健康安全爬山的前提。也认可独自返程下坡路带给我的安心消弭了我不敢再往上的恐惧。在时间轴上,前者晚于后者,注定这是一趟需要返回的旅程。

只是以前从没想过同伴未完成的遗憾会是这样的感受,而我跟身边大神的区别则从他们到过我没到过的地方变成了他们可以到我到不了的地方,有点酸酸的羡慕和膜拜。

 

回程走到山脊段,路只有很窄一条,两侧都是陡坡,每一步都不敢掉以轻心,不禁生出惊讶,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觉察到?想是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最后的碎石坡,对比于它的天险,而来路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正如下坡的矮灌木,我知道脚下的每一步不用担心会滑到,不用时刻绷紧肌肉。即使没有轨迹,沿着海拔下降的方向,总是可以走出去。

之前跟着大佬走,他们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态?所以偏离轨道是常态,大神也不知道哪条是最优路线,只因为总是可以出去,也就不在乎。而小白却需要斤斤计较每一个坡度,每一个公里数,因为极有可能就是自己的能力天花板。

徒步能力进步的一大好处就是不用拘泥于脚下,可以放飞思绪,絮絮叨叨以上种种。还能坐在群山之间,感受孤独星球上片刻的遗世独立,尔后回归划破荒凉的热闹人群。

前面讲够了访巴朗山而不遇,接下来的80秒则负责解答为何也能兴尽而归。

——END——

PS:时间真是神奇的记忆剪辑师,直到我写完大半,回头去修修改改时,才想起来除开牛背山,真正户外入门的贡嘎环线也只是走了一个开始就止步两岔河。当时更多是对领队处理方式的不满以及在共患难下结下的友情;半年后再想,觉得大雪封路,没上不去也许是好的,正如同我现在看所有户外小白初生牛犊不畏虎;两年后的现在,似乎重装重走贡嘎也是可以一试的。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并不把那次作为一个失败经历来存储的原因吧。同样希望多年以后,面对近在咫尺的8848,丸子将会回想起放弃登顶巴朗山主峰的那个遥远周末(BingBu)。

( 本文作者 : 徒步菜鸟丸子君 )
上一篇:“奇绝”之境常在“崎岖”之路 ——川西徒步之
下一篇:没有了

热门排行